美国某些政客注意力既不在本职工作上,也不在民众安危上!

美国某些政客注意力既不在本职工作上,也不在民众安危上!
美国某些政客本该全力抗击疫情,但其注意力既不在本职工作上,也不在民众安危上——  错位的注意力 缺失的敬畏心  ■许怡真  近来,美国明尼苏达州白人差人暴力法律致非裔男人乔治·弗洛伊德逝世,由此引发的对立示威和骚乱敏捷延伸全美国,给没有走出新冠肺炎疫情阴霾的美国各大城市蒙上了又一层暗影。  令人惊讶的是,本应倾听民众诉求,处理社会不公与种族歧视问题的美国某些政客想的依然是“甩锅”。他们有的责备一些国家妄图经过交际媒体煽动美国的骚乱,有的宣称美国全国性的示威和对立举动与至少3个“境外仇视国家”的很多交际媒体活动有关。拿手在他国骚动背面煽风点火的美国,竟妄图经过这种无法无懈可击的方法,搬运大众注意力。  本轮对立示威活动的直接导火线是警方涉嫌暴力法律,但不能忽视的布景是美国政府防控疫情不力。新冠肺炎疫情让美国社会与经济遭受重创,社会不公愈加凸显。面临暴虐的疫情,面临每天都在逝去的生命,依照正常的逻辑,政府义不容辞,应该全力抗击疫情。但是,美国某些政客的注意力明显既不在本职工作上,也不在民众安危上。  面临疫情,他们不是想方设法抢救生命,而是忙于推举,以至于无视科学和本相。从一开端对病毒的轻描淡写,到后来的不知所措,美国某些政客一直没有在危机来暂时承担起应有的职责。前不久,白宫方面在没有供给足够科学依据的情况下,大肆宣扬抗疟疾药物氯喹和羟氯喹的成效。美国生物医学高档研讨和发展局前局长里克·布莱特对这些药物的安全性提出质疑,并多次回绝扩展其使用规模,等候他的却是被调离岗位的成果。美国各领域专家再三提示政府应该尊重专业力气,可政府乃至一度想要闭幕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。  面临疫情,他们不是给协作抗疫搭台,而是再三用低质的手法、无耻的谎话,给全球抗疫全局拆台。面临二战以来人类最大的公共卫生危机,唯有一起应对才干战而胜之。但是疫情爆发以来,美国某些政客无视病毒命名国际标准,故意散播关于病毒起源地等问题的阴谋论。美国某些政客把人类抗疫的战场当作镇压别国的政治舞台,将国际拖入病毒暴虐与抵触对立的两层险境,一起也使美国本身失去抗疫的名贵机遇。  具有全球抢先的医疗资源、技能和人才的美国,却因在病毒面前节节败退,被本国媒体称为“失利国家”。美国何故流浪至此?那些本该承担起维护民众的职责,却将注意力彻底放错了当地的政客,难辞其咎。  注意力的错位,反映出的是敬畏心的缺失。美国某些政客将自己作为本钱的代言人,而非民众福祉的维护者;将科学和本相视为权力斗争的阻止,而非抢救生命的要害手法——推诿塞责,缺少对生命、对科学的敬畏,满脑子只要推举成果,只要一己私益。  美国某些政客的所作所为,严峻透支美国国家诺言,严峻打乱全球抗疫全局,当然也不利于美国国内疫情的防控。弗洛伊德事情不该仅仅一个“导火线”,更应是一声“警示铃”。规劝这些政客中止颠倒是非的做秀,将注意力转到正事上来,别在人类社会的困难时间,充任病毒的爪牙。